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当婊子来赚点钱

当婊子来赚点钱
我拿着鸡头雨凡给我药剂,在实验室里分析,还好这个药剂没加干扰素,很快
就分析出了成分,原来药剂主要成分是一种小分子的BETA和ALPHA 混合,但这种
喷剂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只有第一次使用让女性高潮后混合鸡巴分泌物和女性
高潮分泌物一起,才能形成很深的高潮记忆,只有形成了高潮记忆,才能在这种
喷剂的刺激下再次高潮。

    分析出成分后,我开始改进这种药剂,我的想法是通过改进配比让药剂一次
使用终身记忆,经过一周的实验,我把生物硷合成进奥美定里,再加入少量的甲
基苯三丙胺、-4二苯丙胺以及盐酸四氯胺酮来强化阴道、阴蒂、子宫对特定鸡巴分泌物的
记忆,从而达到自要喷了药的鸡巴插进去不需要高潮就能达到依赖的效果,而且
加了甲基苯丙胺、苯丙胺以及盐酸氯胺酮后,只要鸡巴插进去女人就会有强烈的
需要操逼的需求。

  改进好药后,鸡头雨凡给她起了名字「天天只要黑鸡巴」,这个黑可是特指我的。

  我和鸡头雨凡决定要试试这个药实际效果是不是和理论一样,决定找个机会试试,
也巧一次去姚笛律所找姚笛,看见里有个叫杨紫的女律师很是漂亮,178CM,
身材很棒。

    就和鸡头雨凡找姚笛商量,姚笛说这个杨紫据她观察就是个骚货,每天上班不是
穿红色丝袜就是穿紫色的,不像其他律师都是穿肉色或是黑色比较正常的丝袜,
虽然没听到杨紫有什幺八卦,但是从美国这样比较开放的国家留学回来应该不会
是什幺淑女,我们商议了一个计画。

  没几天姚笛把杨紫叫到她办公室,给了杨紫一个档袋,说有个小案子委託人
叫黑子,和一个美女发生了性关係,当事人都没意见就是女性的朋友老是要提告
强姦。杨紫说,「啊,强姦案啊!」

  姚笛说:「我看就不是强姦,当事人自己都说被黑子干的太爽了,而且想以
后常常被干。」

  杨紫听到姚笛这样说,好惊讶,「什幺情况,说的这幺大胆,那还告什幺强
姦!」

  姚笛指着档袋说:「不是说了吗,当事人没意见,就是当事人的朋友老是说
是强姦吗,这样你找黑子了解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

  杨紫拿着文件袋出了姚笛的办公室,姚笛看着杨紫那漂亮的小嘴,想着我的
黑鸡巴插进杨紫小嘴的样子,屄又开始流水了,姚笛给我打了电话说按计划办好
了,然后又说让我快点把杨紫拿下,后面好干她骚屄。

  杨紫按照档里的电话和我联繫了,约我见面,我就说由于是涉及到隐私,所
以不方便到公众场所,还是到我家里,杨紫没有意见,就约下午在家里见面。

  杨紫在看档的时候,也开始幻想是什幺样的鸡巴把女人干的这幺爽,都能公
开说以后还要被干,想想自己在美国群交,和黑人操逼,兽交都玩过,回国后都
对性没什幺新的期待了,现在有一个特别会玩的鸡巴,要是能体验一下该有多好,
想着想着屄开始湿润了。

  下午约定的时间,我听见了敲门声,我应了一声,拿着我新研发的药对着鸡
巴喷了几下,然后去开门,就看见杨紫一身套装,下面大红的丝袜配着红色的高
跟,我暗想这那里是来了解情况,简直就是来被干的。「是杨紫老师吧,快请进,
我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杨紫进来后,就问我情况,「给我的资料太少了,你先说说你们在那里发生
的性关係。」

  我说就在酒吧里,而且是她走路的时候无意吧就洒在我裆部,帮我擦的时候
感觉我鸡巴大,看我眼神就变的不一样了,她给我擦了后,不一会就坐在我边上,
然后我就搂了她,揉了她奶子,后来就和她到酒吧的公厕里操了。

  杨紫说就搂了人家,人家就愿意了,我说搂和搂不一样,要不你扮一下酒吧
美女,我演示一下,杨紫说好,我就看看你有什幺本事。

  我坐在杨紫边上,搂着杨紫的腰手顺着衣服向上摸到了杨紫的奶子,然后调
整了体位用大鸡巴顶杨紫的屁股,刚揉了两下杨紫的奶子,就发现杨紫的奶子硬
了,我立刻把另一只手摸向杨紫的屄,从套裙下面伸进去发现杨紫穿的是连裤袜,
各种连裤丝袜用力揉杨紫的屄,第一把摸上去就发现杨紫的屄已经流水了,内裤
丝袜都湿透了。

  杨紫回国一年多都没操过屄,被我一挑逗就发骚了,竟然转过身开始脱我的
衣服,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开始撕扯杨紫的衣服,杨紫把我脱光了,我则把杨紫
的上衣扣子扯了,露出戴着红色奶罩的大奶子,我把奶罩向上推到奶水上方,把
杨紫的套裙扒了下来,拽着杨紫裆部的连裤袜用力扯开,然后把里面黑色的T裤
拨到一边,扛着杨紫的腿开始用大黑鸡巴操进骚屄里……

    我斜蹲在沙发下面,杨紫头枕在沙发扶手上,我每一次插进骚屄,杨紫穿着
红色高跟的脚都跟着不断的晃动,我鸡巴插进杨紫骚屄能感觉到杨紫阴道的收缩,
我知道药效和我估计的效果一样了,我开始有意识的小幅度往后移动,这样每次
鸡巴就不能插到杨紫骚屄的最深处,我向后移动,杨紫就把屄向前。

    最后杨紫也不枕在扶手上了,用手支撑在沙发上,挺着屄向前迎合我的抽插,
杨紫半直立的身子让我的大力抽插更方便,每次抽插不但能让杨紫穿着红丝袜和
高跟的腿乱晃,还让杨紫的两个大奶子乱抖。

  随着我的抽插,药效已经完全发挥了。

  杨紫骚浪的扭动着屁股迎合我的鸡巴,风骚的说道:「啊……AlexK哥你……操
得我舒服的不得了,我现在总算知道了……那个女的为什幺愿意给你操了……哦
……抱着我……的大屁股……使劲儿操……我的骚屄……好喜欢你的大鸡巴啊!
……你的大鸡吧太棒了……比在美国操我的黑人的鸡巴还厉害……」

  可能是杨紫好久没操屄了,一会就浪叫着到了高潮,杨紫的骚屄紧紧的吸着
我的鸡巴,屁股一抖一抖,手在也撑不住了,身子软软的倒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对我说「AlexK哥你太厉害了,你的鸡巴虽然没有黑人的大,但是每次拔出鸡巴我整
个阴道都酥麻,每次你插进来阴道都酥麻的感觉就没了,高潮的时候整个屄都前
所未有的舒服」

  我把鸡巴从杨紫屄里拔出来,放到杨紫面前,「骚货,你爽了,我鸡巴还硬
着呢,没想到你个被黑人操过的骚屄,这幺不耐操。」

  杨紫盯着我的鸡巴,「不是我不耐操,是你太厉害了,我以前在美国还和狗
操过,都没有这幺快到高潮。」

  「什幺,你还被狗操过?」

  「有过几次和黑人群交,黑人操过我们,就让他们的狗干我们。」

  我从杨紫的话中听出了味道,「我们,还有谁?」

  杨紫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我们律所的杨娟,我和她在在国内就是同学,
在美国也是一个班的,参加性趴也都是一起。」

  「靠,你们还真放的开啊。」

  「那有什幺,聊斋上都写过犬交。」

  我回忆了一下,聊斋的《商妇》写的确实是犬交。看杨紫这幺放的开,我也
就不按原计划来了,直接拿出电话,「骚货,既然还原上次的情景,那就彻底还
原一下,上次在酒吧操的时候,还有我的几个小兄弟一起操的,现在我,不你和
他们说,就说你是个骚货,让他们来操你。」

  说着,我把电话拨通后递给了杨紫,杨紫拿着电话,「你好,我是AlexK哥的骚
货,现在骚货想请你们来操我。」

  红毛早就在我家附近等着电话了,接到电话后没5分钟就来了。红毛敲门的
时候,我的黑粗鸡巴正被杨紫漂亮的小嘴含着,杨紫不但给我舔鸡巴,还把蛋蛋
含到嘴里,用舌头不断的舔。

    我拍了一下杨紫的屁股,「贱货,去开门。」

    杨紫起身,扭着屁股就去把们开了。

  红毛他们看见杨紫这样的美女光着身子给他们开门,「老大,真有本事啊,
又干服了一个美女啊,看来跟着老大混是跟对人了。」

  我把杨紫拉过来,分开杨紫的腿,对红毛说:「那你们要好好干我们美丽的
女律师。」

    我心里明白,让红毛这样的小流氓来操杨紫,只是让杨紫心里更骚浪,他们
是根本不能把杨紫干到高潮的。

  红毛蓝毛把杨紫按在落地窗前,紫毛躺在下麵操着杨紫的骚屄,红毛和蓝毛
一个从后面操着杨紫的屁眼,一个在前面玩着杨紫的嘴和奶子,绿毛就拿着DV
一边拍,一边不时的摸摸杨紫的奶子。

  杨紫也不断的扭动身体,挺着奶子去迎合红毛的鸡巴。

  我坐在沙发看着他们淫蕩的表演,拿出一只烟,点烟的时候,看见对面楼上
的窗前一男一女也在操着屄,一边操一边看我们这里淫蕩的群交,我点着烟,走
到窗前看着对面的操屄的男女,女的30左右,身材、相貌和欧曼玲比较像,但
是她那个老公的性能力差了好多,也就5分钟就射了,半天也没再硬起来。

    他老婆羡慕的看着杨紫被几个小混混轮流操,并且在窗前毫不避讳我的手淫
起来。她老公在一边看看我们这幺看看他老婆手淫,不过看的出来他们两个的感
情很好。

  我向他们点头示意,他们也向我笑笑,我进一步的做了个去他们那里的手势,
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说了几句,就向我做了请的手势。我在手指上涂上了药,
鸡巴上也喷了药,穿好衣服到他们家去了。

  到了他们家,他们夫妻也就简单的穿了睡衣,聊了几句我知道老公叫则伟则伟是
个IC大公司的高管,53岁。妻子于苇茹是个公务员,43岁,看起来是御姐
範。

    我叫他们则伟哥、御姐,通过交谈我发现则伟哥是个很风趣幽默的人。王豔姐则是
个温和、恬静的知性美女,原本王豔姐是个很重视贞洁的女性,但是结婚八年后的
现在已经被则伟哥教成了淫女了。则伟哥有着严重淫妻癖。

    我告诉了他们刚才我们们轮流操的美女,今天第一次被我们玩就玩的很骚浪。

    则伟哥一听眼神里充满了期待。王豔姐也告诉我,以前他们虽然也幻想过,但是
从来不敢实施,怕毁掉现在的生活。

  我看了一下则伟哥说:「要不则伟哥你到对面是干一下美女律师,我和王豔姐聊聊,
等会过去给你惊喜。」

  则伟哥看了一下王豔姐,王豔姐没表态,我就给红毛打了电话,让他接待则伟哥玩一
玩杨紫。则伟哥走后,我抱着王豔姐,把涂了药的手指伸入王豔姐的骚屄里,不断的搅,
王豔姐今天本身就被干了,还没有高潮,屄被我一搅,开始不断出水。王豔姐不断的
扭动身体,发出「啊啊啊」的呻吟,药已经起作用了,我就不客气了。

  我站在王豔姐面前,「来把我的衣服脱了!」

  御姐两腿紧夹,哆哆嗦嗦的把我的衣服脱了。

  我把他们家沙发搬到了窗前,我坐在沙发上,对王豔姐说:「骚货,想被干了
吧,坐我身上自己动,如果你想要高潮的话。」

  王豔姐再也难以忍耐的欲望让她眼里只有鸡巴,她用手扶着鸡巴对準洞口,一
坐到底。紧致的小穴包裹着肉棒,让我不由啊了一声,「果然是个淫蕩的女人,
看见大鸡巴就没命了一样,一屁股坐到底,不怕操穿你呀。」

    王豔姐挺着奶子对着我,想我吃,但是我让王豔姐背对我,我把她两腿分开,让
对面他老公能看见我是怎幺操王豔姐的。

  「啊……痒死了……不是的……是你……你都是你害的……啊……好猛……
好大……要插死我了……不要了……停下来……」

  「说你是不是淫蕩的女人?」

  「我是淫蕩的女人……我淫蕩……」

  我挺着大鸡吧向上迎合着王豔姐的上下动作,两手抓着王豔姐的奶子问道:「骚
货,是什幺在干你骚屄。」

  「啊啊啊,是阴茎在干我。」

  我啪的拍了王豔姐屁股:「贱货,是老子的鸡巴在操你骚屄,都被我操了,还
这幺文雅,记住了吗?」

  王豔姐的屁股抬起来落下去的套弄着我鸡巴,抓着我的手,让我的手用力的揉
着她奶子,「骚货记住了,是鸡巴,是大鸡吧在操我骚屄。」

  「大鸡巴操的你从来没这幺爽过吧?给我一五一十的回答。给我淫蕩的叫出
来吧。你老公有操的你这幺爽过吗?」

  「你才是我老公……操的我好爽……从来没这幺爽过……」

    她一边淫蕩的叫着,一边耸动着屁股,好让每一下都操的更深,吊垂的奶子
虽然小但揉起来一样过瘾。特别是后入的时候,看着摇晃的奶子一边揉一边操很
过瘾。

  「大鸡巴操的你爽不爽?」

  「爽呀……爽死了……大鸡巴好会干……干的好深……啊啊……老公……你
好猛……要把人家草坏了……好爽……」

  「啪啪啪」胯下的撞击声加上鸡巴操在水淋淋的屄里的声音,淫蕩的响声让
我和王豔姐都更加兴奋。

  「现在你说自己是不是被大鸡巴操的像一条母狗,看你的淫蕩的样子,爽坏
了吧?」

  「嗯嗯……我就是是母狗……好喜欢被这样干……操的好深好爽……每一下
都那幺猛……花心都被操碎了……」

  「王豔姐,我还以为你是个端庄好女人,没想到竟然这幺下贱、这幺骚浪。」

  王豔姐媚笑着,「我本来是很端庄的,都是我老公把我变的骚浪,我现在一被
你的大鸡吧操,才发现骚浪才舒服,只有骚浪才能爽,AlexK哥,以后要经常操姐姐
啊!」

  王豔姐在被操的时候有着和杨紫不同的魅力,杨紫在操屄的时候会把自己的骚
浪完全展现出来,绝不遮掩自己的快乐,表现的异常骚浪、下贱。而王豔姐则是一
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羞涩和紧张完全展现出来,身体的快感与内心的挣扎在
脸上完全显现出来。想骚又不太敢的样子,令我喜欢上了这个新认的姐姐。

  「骚货,你看对面你老公,在吃杨紫骚屄呢,她骚屄里都是我们射的精液。」

  王豔姐一边抓着我的手把我的手按在她奶子上,一边看着对面。

    「我老公一直想吃骚屄里的精液,今天终于满足了,以后他可要好好谢谢你
啊!」

  我挺着鸡巴向上迎着操进王豔姐骚屄,啪啪啪的肉撞声直响。「以后就用你骚
屄来谢我,哈哈哈……」

  王豔姐扭动身子,把头扭了过来,亲着我,「我骚屄是我来谢您的,谢谢您把
我操的这幺爽,以后我骚屄随便大鸡吧怎幺玩,我老公要谢你,那要用其他的方
式。」

  「哈哈哈,那就让你当婊子卖屄来赚点钱来谢我!」

  王豔姐一边吻我,一边说:「那我老公就更要谢你了,他平常和我操的时候,
就想着我当妓女卖屄……啊啊……」

  我用手抬着王豔姐的下巴,「你老公很开放啊,你想做卖屄的婊子吗?」

  王豔姐媚笑着:「以前没想过,被他说着说着,到是用点想当婊子了……啊,
我现在就是个婊子,是AlexK哥的免费婊子……啊啊……」

  「哈哈哈哈,待会奖励你,今天让你第一次被别的男人玩就群交,让他们射
你屄里,然后让你老公吃。」

  王豔姐一听到让她老公吃她屄里其他男人的精液,再也控制不住了,啊啊啊的
叫着高潮了。王豔姐在被我操到高潮后,就趴在我身上,在我胸前画圈圈,我搂着
御姐,「刚才爽吗?」

  「好爽,我和你则伟哥操,从来都没到过高潮!」

  「那我再安慰一下姐。」

    我说着又把王豔姐按在身下,不过这次我就操了几分钟,就拔出鸡巴,这下于
姐受不了了,求我继续操她。我对御姐说,我要带她到对面和杨紫一起玩,群交
时浪叫声,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很刺激的,王豔姐娇浪的说好,都被我干成这样了,
就听我的了,我接着说带你去爽没问题,不过去了后要表现骚浪,王豔姐说没问题。

    我说来试试,我捏着王豔姐的乳头,「骚货,你是不是我的婊子啊!」

    王豔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啊,我就是婊子,是供AlexK哥玩的婊子。」

    我听王豔姐这样说了,就拍了一下王豔姐的屁股,让王豔姐穿上T裤黑丝红高跟,
带着
王豔姐回到家。

  我进门看见则伟哥正操着杨紫,就把王豔姐外衣扒了露出大红的奶罩,黑色的T
裤,连裤黑丝袜,我搂着王豔姐坐到沙发上,说,「今天让你看看你老婆的骚浪表
演。」又对王豔姐说,「骚货,把腿分开给我朋友和你老公看看。」

  王豔姐坐在我腿上,分开了腿,用手轻轻的摸着裆部。

  我抓贼王豔姐的奶子,「骚货,你奶子不小啊,有多大啊!」

  王豔姐回头吻了我一下,「骚货的奶子是34D的。」

  我对王豔姐说:「想不想当卖屄的婊子啊!」

  王豔姐说:「老公,你老婆要当卖屄的婊子,要当最骚最贱的婊子。」

  我对王豔姐说:「骚货,我这些朋友都是小流氓,你想让他们操你骚屄吗?」

  王豔姐骚浪的说,「我就是AlexK哥的婊子,AlexK哥要给谁玩,婊子就给谁玩。」

  红毛说:「要我们操你,那还不跪下来给我们舔鸡巴。」

  王豔姐走过去,跪下来,红毛绿毛蓝毛围着王豔姐,紫毛则和则伟哥继续玩杨紫,
紫毛操着杨紫的屁眼,则伟哥趴着舔杨紫的骚屄。

  王豔姐媚笑着:「AlexK哥的朋友,就让骚货来伺候你们。」

  王豔姐轮流含着红毛他们的鸡巴,一手揉自己的奶子,一手扣自己的屄。然后
对她老公说:「老公,看你老婆现在多骚,跪在求小流氓操呢!」

  群交操了一轮后,我让红毛他们先走,则伟哥则把王豔姐留下来,他自己回家了,
我对则伟哥说:「週末有个性趴,你们夫妻要来参加吗?」

  则伟哥说:「只要有男人操我老婆,我肯定参加。」

  晚上杨紫和王豔姐洗了身上的精液,一左一右的趴在我身边给我舔脚舔鸡巴舔
全身,我正舒服着,就听见有开门声,心想坏了,肯定是姚茵玟来了。

    姚茵玟现在把我当她老公,虽然不反对我和其他女人操,但是对晚上我搂着
其他女人入睡还是是介意的。

  我也渐渐的发现我很在意姚茵玟的想法,可能我已经喜欢上了姚茵玟。

  我把王豔姐和杨紫推开,起身下床。看到姚茵玟我上去抱住了她,「老婆,吃
了饭吗?」

  姚茵玟看着王豔姐和杨紫,满是醋意的说:「没吃,现在也饱了!」

  我赶紧上去抱着姚茵玟说:「我在和她们等地铁经过,看看床是否颤动,你
肯定不信。」

  姚茵玟狠狠的捏着我鸡巴,「有这幺光着等的吗?」

  「啊,老婆捏坏了,你以后就没性福了。那我在练功,练好了好更好的和你
做爱。」

  姚茵玟气呼呼的说:「你就没个正形吧,我又不反对你和其他女人操逼。」

  我就坡下驴,拉着姚茵玟走到床前对王豔姐和杨紫说:「我老婆不错吧,很支
持我和你们操逼。」

  王豔姐笑嘻嘻的说:「哦,你刚才怎幺不敢这幺说。」

  我赶紧打岔,「我老婆还没吃饭呢,晚上我请大家吃饭,要去什幺地方,还
是……老婆你挑。」

  毕竟姚茵玟对性的态度也是很开放的,也就不提这个事了,晚上吃饭和杨紫、
王豔姐聊的也是很开心的。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