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漫长的夜晚

漫长的夜晚
“老婆,你又要去那裏了吗?” 锡剀刚回到家,在玄关拖鞋的时候,看见妻子正在把齐臀的短裙套上。说是齐臀,其实只要稍稍弯一下腰就能看到最私密的地方。··············
      
“是啊,你没看到我除了这条裙子之外什麽都没穿吗,刚刚灌肠的时候不小心把内内撑开了掉到地上,都弄湿了,你待会帮我放到洗衣机洗一下哈。”

“你就不能动作小一点吗,每次去那裏就那麽兴奋。”锡剀嘴裏嘟囔着,但其实心裏想着,多幸运我才能有个这种老婆啊。

一米七一的个头,还有着坚挺的38E大奶子,每次触碰到总有种升仙的感觉。没有逆天的顔值,但就很像韩雪,鹅蛋脸,全身就像雪一样白,走在路上,赛雪的大长腿总能把所有人的眼光牢牢地吸引住,但是那些蠢男人总会被她发现,她也不会生气,就笑一下,眼神中没有淫蕩,就是很可爱的微微一笑,她知道看着她的男人脑子裏都在想着怎麽在她的子宫裏疯狂射精,她也不会排斥这种想法,相反,如果有人敢就地强奸她,她一定会让那个人想怎麽玩就怎麽玩。

         陈美玉,高中教师,在市裏一所重点高中担任数学教师,但其实是一名应用物理博士和生物应用学的博士,只是爲了省时间才在一所高中担任数学顾问,课也不多,但是她总能保证她的升学率。在她的字典裏不存在坏学生,只有没有找到弱点的学生。

      “好啦,别唠叨了,我会全程给你直播的,林泽玮他们已经在下面等我了,可能已经在吃药了,我要是不下去给他们弄一下,我不知道还会被怎麽操呢!”锡剀捂住眼睛表示很无奈,但裤裆已经隆起来了。怪不得小区门口那个面包车那麽面熟,锡剀才记起来。

         陈美玉亲了一下锡剀之后,急急忙忙的往电梯那边跑去,他们住的地方是个挺高档的小区,来来往往都是达官贵人,她可不想只穿着一件薄的透明的裙子和凉高跟被人看到。锡剀盯着屁股一扭一扭的妻子,好像裙子后边那块已经湿了,地面上隐隐有一块一块的小水滴。不会吧。。。陈美玉今天怎麽这麽兴奋,锡剀也急急忙忙的去柜子拿了一包纸巾,打开电脑连接好林泽玮他们提供的视频连接。

         视频一片黑,但是已经有声音传过来了。“别急嘛,车都还没开呢,小区门口人多,你们先别把我~搞得这麽兴奋~啊~,我~我快不行了啦,啊~” “操你的都排队排到明年了,我们实在是等太久了,对不住啊,妹子。”

“好啦,今晚和明天我都是你们的,随便操,这裏这麽拥挤,一点都不爽,连摄像头都没弄好,我老公会生气的。”


“对对对,先把摄像头弄好了。” 然后一阵抖动,电脑的四五个视频窗口全部亮了。
        
锡剀眼睛都瞪大了盯着。只看到陈美玉衣服淩乱。但还完好,就是裙子的上摆和下面已经拉倒了腰部,两个硕大又白的奶子已经露出来了,正在被三四个人拼命的揉着,那点粉红的乳头被几个人使劲捏着,好像能捏出奶水一样,但是陈美玉一点难受的样子都没有,还一脸春意的跟他们嬉笑着打闹。车裏一共有五个男的,其中一个是已经是“老朋友”的林泽玮,其他人都是生面孔,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又丑又黑,跟陈美玉站在一起就跟雪掉落在煤炭一样。
      
陈美玉那边也有个车载视屏,可以看到锡剀这边,一个握着鸡巴的男人。陈美玉看到视频的时候,就知道了锡剀已经可以看到他们那边了,因爲两边的视频都是同步的。陈美玉一脸抱歉的对着站在视频前的锡剀说:“锡剀,emmmm 不要生气好不好,这麽久才弄好视频,但是刚刚AlexK有备用摄像头录下来,我发送过去给你吧。现在给你看点开心的,消消气啦”
      
说完之后,脸离开了摄像头,锡剀终于看到了车内的大部分环境。陈美玉在回到座位位置的时候,锡剀看到陈美玉的乳房又被三个人的黑手占领,两条大腿分别扒拉开,几乎达到了一百八十度,虽然练瑜伽的陈美玉轻松撑开270度。

但是现在下体什麽都没穿,粉红无毛的白虎小穴和鲜红的菊花都都稀稀拉拉的滴落着白色浓稠液体,显然陈美玉刚才已经被人夹在中间尽情的抽插过了。陈美玉笑着说:“老公,我先给你看点小节目消消气好吗?AlexK,快点把视频发到我老公那裏,不然他生气了,我也会生气的,我最爱他了,谁都不能让他生气! 现在,其他人可以开始了”
     【哼,她始终最爱的还是我】,锡剀的嘴角掩不住笑意,但下一刻他就瞪大了眼睛,
笑容凝固。之间有一个叫Jack..和John..得两兄弟的两双手抓住陈美玉的两个大奶子疯狂揉捏,间中还使劲的像握拳那样使劲握住奶子,这时候锡剀才看清陈美玉的奶子有很多牙印,原来刚刚他们不知道有多用力才会把从小习武的陈美玉的奶子咬出这麽多牙印。林泽玮和另外一个人一边握住一条腿,眼神癡迷的舔着脚背,小腿,甚至弯着腰舔着大腿和从小穴蔓延出来的淫汁,而另外一只手则竖着三根最长的手指头插进陈美玉的小穴和菊花,疯狂的抽动,期间还弯折指头扣着裏面的嫩肉,速度快的只能看到重影,时不时还用力捏着阴蒂。

陈美玉已经没有淡定的神色,仰卧着头,翻着白眼大口喘息着,但是居然还能说话:“用力点啊,啊~就这啊~这麽点力气吗。刚才~ 刚才不是说要把我操的~走不动道吗,林泽玮,下次~留长点指甲啊~,啊啊啊~不要只捏,可以打的,嗯~~你嘴好臭~  不过好刺激啊~,啊啊啊啊~~对  用力打。”“妈的,你们别信啊,那是我老婆,轻点啊,混蛋”锡剀嘴裏是这麽说,但是手套弄的速度却让人不得不怀疑真正的想法。
     
  Jack..把满是烂黄牙的嘴从陈美玉的嘴拿开,两人的嘴还有一些唾液不舍得分离。Jack..:“嫂子,你的嘴好香啊,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怎麽 就  这麽 诱惑呢!” 一顿一顿的是因爲Jack..在疯狂的抽着陈美玉的那对坚挺的奶子,每顿一下都能看到陈美玉的奶子脱离重心引力的四处甩,一股股的奶晕看的衆人眼都花了。锡剀盯着电脑屏幕,有点微微像是野兽的低吼,“陈美玉的乳房我都不舍得用力捏,居然被这群社会渣滓疯狂抽打,那可是我老婆啊,这群畜生。”这顿奶光足足打了两分锺,在Jack..用尽全身力气扇着陈美玉的大奶子的时候,古裏拉着陈美玉的长发,迫使陈美玉仰着头,古裏伸着舌头在陈美玉的嘴裏搅动,陈美玉眼神迷离却不甘示弱的用舌头与古裏的舌头纠缠,最后更是反客爲主伸进古裏的嘴裏。而古裏一脸不可置信的含着陈美玉的舌头用力的吸吮着。
      

陈美玉的双手也没有空閑,很熟练的拉下Jack..古裏的裤子,握住他们的黝黑巨屌不住的把弄着,鬼头已经渗出了一些体液,陈美玉一碰到这些液体,雪白的身躯隐隐泛红。似乎已经想到了今晚要发生的事情。

陈美玉看着这对奶子被只有一米五的丑男人抽的四处甩,想着,爲什麽我的奶子这麽耐抽呢,这几年都不知道被几百人抽过,打过了,还这麽坚挺,可能平时老公帮我揉捏保养的好吧。现在就被老公看着呢,奶子好痛啊,老公看着我被人这麽玩会不会心疼呢,但是好像他自己撸挺爽的呢,那就尽情玩吧。但是爲什麽这麽爽呢,快感像是浪一样不停涌进小穴,他们已经插进去四根手指了啊,难道他们手指也有感觉吗。再过一会,可能就要真的随便他们玩了,不行,我要保持清醒,是我在玩他们,一群蠢货。

       但是,与陈美玉所想的不同,车内的雄性似乎已经达到了爆发,林泽玮和另外一个叫王闽镇的人红着眼用力的快速把四根手指头放进陈美玉的小穴和菊花裏面又弯折手指头抽出来,小穴已经通红,周围已经都是白沫,菊花更是红的像是要出血一般,两个洞口都紧绷着,好像快要撕裂一般,但是从陈美玉脸上一点迹象都看不出。陈美玉双手抱着狠狠撕咬自己乳房,奶头的Jack..,古裏两兄弟,手指头隐没在两人杂乱的长发中,手指头并拢着,好像在承受不一般的痛楚,但是又不敢用力,深怕按压到正在大口吸咬着奶头的两兄弟。

陈美玉看了一下正在努力扣自己小穴的林泽玮,又看看在屏幕那头撸着肉棒的老公,露出委屈的神情并说道:‘老公,你看他们这麽卖力的啊~玩你老婆,扣~  扣你老婆的两个洞,都是爲了啊~给你舒服啊,有消了气吗?’ 锡剀没想到陈美玉的小穴和菊花都已经被快一个碗口大的手这麽使劲的抽插还能想到自己消气了没。不禁一阵感动。忙说:“嗯。还行,可是我还没看到之前的影片呢,很难说!”

      陈美玉听了之后好像真的在赌气一样,眉头一皱,“哼,我老公还生气呢,你们还不用力点!”Jack..,林泽玮他们四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不可置信的眼神又看了看陈美玉,最终林泽玮还是开了口,“妹子,你真的受得了?”陈美玉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我好歹也有物理,生物的双博士学位,习武之余还练瑜伽,还有我受不了的? 于是大声的说:“快点,是不是男的啊,还要我教你怎麽玩我吗,什麽姿势,什麽口味我都受得了!”

      这四个变态听完之后,嘴巴都快笑开了。Jack..叫到:“快点,换一下位置,让陈美玉老师学习一下新知识。”陈美玉一脸的不屑。但是锡剀隐隐有一股担忧,虽然陈美玉有习武的底子,但是遇到这四个人渣,如果没有保留得玩,会不会真的把自己娇滴滴的老婆给玩坏了。但肉棒却更加的硬了。
      四个人位置不变,只是把陈美玉的头和脚换了位置。他们先是把座位放平,让陈美玉趴在车座,头在座位那边,脚在靠椅那边。等躺好之后,他们把椅背慢慢的升起来,这样陈美玉的下半身只能随着椅背慢慢的弯曲,两条腿也渐渐竖直,最后无力的倒垂。现在陈美玉只能用胸部顶着座位,两个大奶子被挤压出两边。虽然已经集成两坨肉堆,但是还是让人眼花。陈美玉的两条腿已经垂到了脸的两边,小穴和菊花正对着屏幕,两个口子的周围的肉都在一张一闭的似乎在喘息着,毕竟刚才经过那种蹂躏。锡剀看了之后,一边惊歎陈美玉的身段能柔软到这种地步,一边心疼自己的小仙女光着身子在小区门口被人摆着这种姿势,要是过路人看到,这个双学位博士还能不能活了呢。
      陈美玉微微紧了一下脚指头,就好像平时在舞蹈室练舞一样,还得意的笑。“Jack..,我像不像你学舞蹈的女儿啊。”Jack..竭尽全力的从小穴挪开眼睛,回答“像,但是你比她漂亮,比她白多了。”


陈美玉突然想起来Jack..的女儿是Jack..喝醉酒之后不小心强奸了一个精神病人所得来的,但是Jack..还是坚持给女儿最好的东西,不管是吃穿还是教育。陈美玉眼神突然变得迷离:“那你想不想我给你生个像我这麽白的女儿啊,如果想,现在就使劲玩我。今晚我让你第一个射哦,说不定我就可以帮你生个小宝宝,我老公不会生气的。

其他人听着有份哈,你们谁最卖力,谁先把你们的臭精子放到我小穴裏面,我帮你保存。mua”说完,陈美玉还舔了舔舌头,一个眨眼彻底让这五个男人脑子空掉。锡剀更是傻眼了,这陈美玉的好心肠怎麽这麽用啊,想着陈美玉大着肚子被两个人三明治一样爆操好像也挺刺激的,锡剀这才放开心盯着屏幕。

Jack..John..两个人把陈美玉的腿擡高,小穴和菊花离开了正面的屏幕,Jack..John..握住陈美玉的脚,舔着陈美玉的每一根小巧圆润的脚指头。舔着舔着突然想起陈美玉刚刚说的话,突然使劲的大口咬陈美玉的脚肉。陈美玉疼的啊~一口气差点呼不出来,但是却说道:“John..比较有力气。”旁边的AlexK和王闽镇看到陈美玉似乎能把痛感转化爲快感,不禁倒吸一口气,这个看似清纯的女人怎麽这麽神奇,看着这一身嫩肉,仿佛约定好了一般,双双握紧拳头就是往被挤到两边的肉堆死命砸下去,每一拳都能听到砰砰砰的声响。陈美玉眼神中好像恢複了一丝清明,身体被砸的像是神经反射一般抖动,小穴更是小喷泉一样冒着水“嗯 这力道还算可以,老公~ 你看他们啊~好卖力~啊~ 好像我真的~要被他们~射到子宫裏面啊~”锡剀看到眼睛要突出来一般。
      

林泽玮是唯一没有动粗的男人,他默默地把陈美玉的头拉起来一点,把20厘米的肉棒对準陈美玉的嘴就是一捅,然后就只能看到陈美玉的喉咙在快速的隆起,恢複,再隆起。林泽玮用力的顶着陈美玉的后脑勺,自身也用力的顶着屁股,甚至陈美玉还伸出双手环抱住林泽玮的屁股,帮他更用力的沖撞自己的喉腔,陈美玉已经说不出话了,但是还是想尽力的说话。伴随着林泽玮彭 彭彭砸着陈美玉脸颊的声音,陈美玉发出了“还不够~ 用~力 额~”但是没有人听得清陈美玉在说什麽,只有林泽玮才了解到,给John..Jack..使了个眼色。

Jack..John..明白示意,立马松口放开了蹂躏已久的小脚丫。他们的右手摸了摸已经流成小溪一样的小穴,轻松的把四根手指放进小穴和菊花,然后稍微把拇指放进一点,瞬间突然握成拳头就是使劲往下面一砸,小臂已经深入到阴道和直肠深处。陈美玉之前已经重新弯到脸颊两边的脚瞬间绷紧,脚指头紧绷,要不是林泽玮用身体狠狠顶住陈美玉的嘴,估计已经有人报警了,但是林泽玮也差点被陈美玉的喉咙挤出精华。陈美玉全身都绷得紧紧的,然后就昏过去了。但是锡剀就受不了了,彻底把精华喷洒出来。
      

车裏的人并没有收手,左右两边那两个人有时揉捏,有时撕咬,始终没有放过这两团美肉,乳房上到处都是牙齿和指甲撕扯的印记,而后面那两个人就更过分了。每一下都像是打拳击一般殴打陈美玉的子宫和直肠,已经晕过去的陈美玉还是承受着两个人的暴力沖击,唯一还保留些许完好的长腿无力的垂下来,被后面两条粗臂带动着抖动。半分锺后,陈美玉慢慢醒过来,林泽玮把鸡巴抽出来笑着说:“等着晚上再炮制你,我可没这麽好对付。”

陈美玉听了之后,略显苍白的脸又红润了些,一顿一顿的:“你~等着~ 我不会~认输”。然后又转头看看屏幕那边的锡剀:“老公,他们好用力~啊啊啊啊啊~”蓬蓬 砰砰 的声音此起彼伏,两个人交替着用着比棒球棒还粗的手臂深入下面两个洞口,两条大长腿无力的随着两条手臂的撞击一下一下剧烈的挥动。
      

经过10分锺的沖击,陈美玉终于迎来了最剧烈的高潮。“啊啊啊啊~~~~~”在听到叫声之后,两个人还是没有停手,反而站起来更加用力的把手擡高至穴口内一点,再使劲砸下去。但是这麽粗的手臂还是挡不住喷泉一般的淫水喷涌出来,喷了两个人几秒锺。叫声持续了三秒。陈美玉又晕了。


在陈美玉喊出来的那一刻,AlexK已经把车驶离了小区,要不然,非得引保安过来。
     锡剀在陈美玉晕过去之后,着急的也要晕过去,怎麽喊都没反应,直到过了十几分锺之后。陈美玉才慢悠悠的醒过来,伸了个懒腰。“嗯~ 真舒畅,就是小穴那裏有点酸,今晚应该不无聊了。嘻嘻。”


陈美玉又主动把腿放在两个人的腿上,让他们按摩着,说是按摩其实就是揉捏,时不时还使劲掐着。其余人像是玩不腻一样疯狂捏着掐着陈美玉的乳头,大腿。“老公,消气了没”


   “消了 消了,再不消气你是不是还要在车裏被人用拳头砸你子宫?”锡剀没好气的说道。
   
“哎呀,别那麽小气嘛,我最爱你了,只是今晚和明天我被他们尽情玩而已,后天我就是你的乖乖小妻子啦~  如果我还能自己回到家的话~嘻嘻  听说他们要用工具啊什麽的玩我,如果我走不动道了,就得再答应他们一个请求。但是我不能认输啊,我身体这麽耐玩,肯定不会输得。如果我晕了,你也不许来接我哦。因爲我也挺想再答应他们一个请求的,嘻嘻。好了,你先看一下之前的录影,我先吃个饭,热身一下。”
      

说完,车裏几个人把陈美玉翻个身,一个人躺在下面,把肉棒对準小穴就插进去,虽然经过地狱一般的蹂躏,但是两个穴又恢複的跟刚上车一般。陈美玉不禁得意的笑着,露出的小虎牙好像在示威一样。AlexK狞笑着把肉棒顶进陈美玉的菊花,一下子就让这个逞强的少妇说不出话,只能嗯嗯啊啊。


锡剀的嘴唇动了动,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想着:“没事的,反正可以直播看着,出不了事。还有录影,先睡一觉再看吧。今晚肯定是个漫长的夜晚”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